爱楼诚,季更小王子,说坑就坑 圈·地·自·萌

【楼诚】地府日常

warning:我不是很情愿承认这是我写的,非常谜,背景很谜,情节(如果有这个东西的话)也很谜。ooc,副cp台丽,不喜慎入。

1
“什么?!”老土地公掏掏耳朵,这才听清楚眼前这位实习黑无常问的是什么,“你说墨镜啊?当然买明家的啦,质量很好,上凡间几个月都不坏的。”

“多谢前辈指教。”黑无常刚到任,不日将正式与白无常去凡间拘灵魂到阴界。工作时间要是晚上无所顾忌,因为没有阳光,可万一轮值白天或者加班,就需要防晒做的好,墨镜不可少。

“我说……”老土地公顿了顿,才想起自己要说什么,“你这么黑,总比小白好,他更怕晒,记得让他也买副明家的墨镜啊!”

“明白。”黑无常告别老头子,回到自己的部门。
白无常正举着镜子化妆,惨白的一张脸化的五颜六色就差出去开个染坊了。

“我说你这样的直接去做吊死鬼得了,做什么白无常?”
白无常白了他一眼,“老子辛辛苦苦经历府考、面试,能不下基层就不下基层。”

“对了。”白无常从镜子面前转过身来,绿色的眼影明晃晃辣着黑无常的眼睛,“问到了吗?”
“打听好了,墨镜买明家的。”
“哦。”

黑无常好说歹说劝白无常卸了妆,一黑一白从忘川河沿走,快到尽头才看见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商铺。
“就这里。”黑无常关掉地府导航,指了指那个俗气的金字招牌。

要说近年来地府发展最好的,当属明氏企业,明氏企业当家人是地府的大股东,地府基础设施建设这位明镜功不可没。

眼镜铺子是明家小公子明台管着的,据说这位小公子还管着凡间好几座面粉厂,特别有钱,上头两个哥哥都是地府公职人员,还是管经济的。

从政又从商,有权又有钱,难怪阎王也不敢惹明家,生怕地府天地银行和明氏搞什么幺蛾子,导致地府发生恶性通货膨胀。

地府最近提倡简政放权,许多部门都被直接裁掉,部门经费也不断削减,参与府考的小鬼越来越少,阳间下来的财务专业死鬼倒是走运,直接入编,分到崔府君那,先不说大富大贵指日可待,起码饭碗有了,攒好钱等退休投个好胎,下辈子不愁。

看看,明氏这种有后台的私营企业,连店都开到忘川边上来了。
这地皮寸土寸金,揣着钱的灵魂们从奈何桥那一过,一眼就能看到。
刚下地府的灵魂最有钱,也最好坑。

不过明台秉持商人诚信至上那一套,店里的墨镜个个款式都经过亲身试验,三月内包赔包换,不论从凡间旅游回来还是在地府忘川游了个泳,相信明氏,钛合金眼睛比不上一副好墨镜。

“快瞎了也不要紧啊!”明台吆喝着,“我们这与地府第一眼科医院合作,配镜、手术全包干,专业医生为您验光,人民币冥币通用,汇率包您满意。 ”

明台一见黑白无常,立刻热情的凑过来,“两位是公务员吧,公务员有专属折扣您看要不要来一款。”
“这……”黑白无常对视一眼,公然开后门,不太好吧。

“放心,我们这正规发票,交税的。单位可报销80%,三月无理由包退换,刷卡给支票都支持,要是地府没发工资,分期也是可以的。”

白无常白着一张死人脸:“那,挑一款?”
黑无常面无表情:“行吧。”

2
孟婆站在桥上,给上司明诚讲故事。

“你呀,上辈子是个皇帝。”

“当真?”

“我骗你做什么?”孟婆磕着明诚带来的瓜子,瓜子壳随手扔进忘川,立即溶成灰烬,化在黑黝黝的忘川水里。

“是个什么样的皇帝?”明诚摘掉黑色皮手套,一把揣进大衣口袋,“暴君?”

“是个兢兢业业的好皇帝。”孟婆吸了一口柠檬茶才继续道,“励精图治,勤政清明,文韬,哦不,只有武略。”

“尚武?”

“你总往坏的方向想。”孟婆又剥了几粒瓜子嚼着,“尚文尚武无所谓,国家强盛才是真本事。”

明诚耸耸肩,从口袋里掏出几个核桃,修长的手指捏了几下,完整的核桃仁便躺在手心里。

见他不在意,孟婆没兴致继续说,话题转到地府现任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明楼身上,“你大哥上辈子倒和你差不多,特有钱。”

“暴发户?”明诚抬眼问她,扔了核桃仁进嘴。

“就是搞情报的,大佬,坐着赚钱那种。”

“和现在的工作没什么差别。”明诚扔了核桃壳儿,“我现在也算搞情报的。”

“可明楼不搞情报呀。”孟婆望着忘川河畔,“你背着他走私,想过他会发现吗?”

“赚钱而已,不犯地府法规。”

“还不犯法?据我所知……”孟婆竖起三根手指,“你从奈何桥这收三成利,地府工作月薪上万,加上走私地府紧俏但阳间不缺的东西……算算得能买忘川边的一品别墅了。”

“明家不缺地皮。”

“哦,我忘了。”孟婆故作捧心状,“你可是明家大嫂,别说走私被发现,就是杀了几个小鬼也能无罪释放吧。”

“你话太多。”

“我只是很想买别墅,工薪阶层的痛你不懂。”

明诚冷笑,“改天叫明台给你这明家三少奶奶买一栋?”

“啊啊啊啊你别提他!”现任孟婆于曼丽险些暴走,“你知道吗,他非送我一辆冥界豪车,我不知道什么牌子的,但开出去肯定会被地府反贪部门抓走。”

“下次我叫他给你送棒棒糖。”

“别,我工作期间不能吃零食。”

“那你现在做的是什么?”

“上司巡查,陪上司可以嗑瓜子。”曼丽很正直。

“地府工作条例里有这条?”明诚很怀疑。

“当然,我现在还会背。”于曼丽是个称职的孟婆,工作条例张口就来,“第一,一切为了地府,为了地府的一切……”

“得了,我不是来检查你会不会背条例的。”明诚摆摆手,倚在栏杆上看忘川边的花,突然皱眉,“你们这红花石蒜开花的季节不对吧?”

“那叫彼岸花好伐。”孟婆每次提到这个就气急败坏,“我就冲着这花好看才来这个岗位的,诚哥你别打击我的积极性。”

“随你。”明诚看着河沿的红色花朵,没看出哪好看,“这些反季的是移栽的?”

“嗯。”孟婆又扔了一把瓜子壳进忘川,“上头领导要求这重点景区必须保持环境优美空气好,阳间烧纸钱的霾不能留,空气清新靠嘴能说出来?也不晓得多拨款装几台空气净化器。”

“之前鬼节你们真是辛苦,我向上头给你们申请一下年终奖加倍。”明诚发自肺腑地说,他鬼节前后顾着和梁仲春走私,奈何桥这边都没怎么管。

“他们那些人也不知道烧点硬通货,就知道烧纸钱,满天的霾,桥上都积着灰,我戴个墨镜就看不清路。”孟婆最讨厌的是鬼节和清明,每到这几天鬼魂数量激增,奈何桥上交通压力大得很,一些按着地府规划路线探完亲的老鬼拎着一箱子钱回来,走到桥中央也不记得主动去端一碗孟婆汤。

每每这些逃票不喝汤的,孟婆就得亲自上阵把鬼给喊回来,探亲记忆不能留,工作量太大。

“鬼生经历不够丰富,所以才要靠你们这些为地府工作的人指点。”

“大家都一样。”孟婆看一个落魄的年轻鬼走上奈何桥,连孟婆汤都没正眼瞧,“欸欸欸你回来,喝汤!”

年轻鬼浑身湿漉漉挂着水草,大概是落水死的,此刻被系统自动识别拦下,只能机械的返回,捧着碗喝下孟婆汤,忘却往事,阳间一切善恶了结,灵魂走进轮回。

孟婆见这种鬼见得多了,以前还心软,遇到些为情自杀的特意打报告上去,问能不能免了一碗汤,如今习以为常,地府秩序不需要同情心加持。

3
“你家明长官,今天是不是去上边见女领导了?”孟婆抱着双臂问。

“怎么知道的?”明诚挑眉。

“他穿了最显他胖的灰色大衣。”孟婆低头笑笑,再抬头时鼻梁上已经架了一副墨镜。

明诚扭头,看见明楼慢慢的走上桥。

“明长官来接诚哥呀?”

她穿着厚厚的两趾棉袜,踩着一双小木屐,没等与她擦肩而过的明楼出声,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下班了去撸串,今个儿月光真明亮。”

明楼无视了小姑娘,戴着手套的手牵上明诚,捏捏他的手心,“工作结束了?”

明诚嫌手套太凉,掏出自己的手套戴上。

“现在算加班,看看桥上鬼都没有。”

“打报告给你涨工资。”

“每次都这么说。”

“涨了我的,反正也都是你的。”

“秘书没鬼权,强烈抗议。”

“这个得找阎王判决。”

“那个老头子自己的事情都拎不清。”

“刚才我遇到月老,你猜他跟我说什么?”

“大姐找他要红线织毛衣?”

“不是。”明楼失笑,“他这么小气,哪里舍得。”

“也是。”明诚裹上明楼带来的围巾,“那他说了什么?”
“明台找他牵红线。”

“牵他和孟婆的?”

“当然。”

“月老肯定没同意。”

“阿诚就是聪明。”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明诚狠狠的打了明楼的脸,“红线有限额,我塞钱看过,明台和一个姓程的姑娘有姻缘。”

“明台塞钱把他那根红线解了。”

红线不能花钱系上,但花钱解开月老还是乐意办的 。

“小家伙是要靠自己追孟婆。”

“大姐听了应该会开心。”

“阿诚。”

“嗯?”

“你有塞钱看过我们的红线吗?”

“没有。花那个钱干什么。”

“真的?”

“啊,那个忘川的红花石蒜移栽没打报告,回去得弄一下。”

“别转移话题。”





评论(21)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