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楼诚,月更小王子,说坑就坑 圈·地·自·萌

【贺陈】贵圈真乱

 @楼诚深夜60分 感谢主页君

关键词:蚊子

warning:今年头一次手速这么快(惭愧……)就是想瞎搞贺陈,设定是贺陈谈恋爱但未同居,ooc慎入。




1

“度度,我放这的花露水呢?”

“别恶心人。”陈亦度塞了贺涵一瓶纪梵希X先生,“凑合着用,比你那six god好闻。”

“治标不治本,我最近特别招蚊子。”贺涵把手臂伸到陈总面前,陈亦度握在手里打着转的欧乐B差点冲着他脸招呼过来。

那手臂上大大小小的蚊子包看得陈亦度起鸡皮疙瘩,偏偏贺涵还在一个个红肿的凸起上用指甲掐出十字,看起来就痒。

“没蚊子啊?”陈亦度环顾四周,盥洗室是半开放,怎么也见不到蚊子的踪影,这些包哪来的?

“你别看不起六神,作为上海家化旗下的日化大……”

陈亦度手指摁在电动牙刷开关上,漱口之后比了个手势,“停下!”

“在我家不谈工作相关,说好的规矩。”

“好好好。”贺涵说到重点,“其实六神今年的限量版花露水味道不错。”

陈亦度对花露水味儿不感兴趣,但看贺涵这两只胳膊尽是包,建议道,“我让Tiffany给你买花露水送过来。”

“不劳烦田小姐。”贺涵还没沦落到需要情敌给他送东西,往自己身上挠,“我自己去吧。”

贺涵外号“孔先生”不是没理由,在外面就必须孔雀开屏似的展示自己,这大热天让他亮着红胳膊出门去超市买花露水,他更宁愿穿长袖。

见他往身上套一件去年的秋冬款衬衫,陈总忍住想冲过去掐他的冲动,“毛病吧,我从米兰带回来的衬衫不穿穿这个?”

贺涵在衣柜里翻出一件,“这件?”

“还是这件?”贺涵又拎出一个衣架。

“放下你手里的丝光棉。”陈亦度走到衣柜面前,贺涵主动给这位设计师让道。

陈总为了找一件清凉的Scabal衬衫差点自己整个人钻进柜子里,然而还是做了无用功。

家里衣服太多也是个麻烦。

“我帮你买花露水好了。”陈亦度把他那堆衬衫扔在床上,等着家政阿姨来收拾,“你在这好好待着。”

“嗯。”

2

贺先生等花露水的时候又被蚊子咬了,但这次被咬十分值得。

真相只有一个。

蚊子,都是阳台上的植物招来的。

厉薇薇,陈亦度的前女友,送了陈总一整个阳台的家养植物。

贺涵放下喷壶刚拍死一只蚊子,邻居厉薇薇顶着一根粉红兔耳发带从绿油油的阳台那边探出个脑袋来,“嗨!贺总!”

贺涵早知道失忆之后厉薇薇性情大变,可当他真正和曾经叱咤商场的时尚女魔头接触,还是回回被这软妹性格击败。

“你好。”他礼貌性回复。

“度度在家吗?”

度度是你这个前女友叫的?贺总皱眉。

“不在。”

“要不要来我家吃冰淇淋?”

什么套路?一大早吃冰淇淋?

“厉小姐单独邀请男士既不安全也容易让你男朋友误会,还是谢谢了。”

这里蚊子还在咬我,还是进去吧。

贺涵扭头要推开阳台的落地门,厉薇薇还在那边热情招呼,“蛋包饭也有哦!”

3

“厉总每天在隔壁邀请你吃蛋包饭?”深知蛋包饭渊源的贺涵不得不介意这种事。

“她厨艺不好,就一个蛋包饭能吃。”陈亦度往他手臂上喷花露水,等味道散去一些,才继续道,“她请你吃早餐了?”

他语气里似有似无的亲近让贺涵不舒服,又往手上痒的位置抓。

“再抓就砍了。”陈总威胁。

“你阳台上那些小家伙才该砍了。”贺涵心头直冒酸气。

“它们怎么惹你了?”陈亦度笑着,“昨晚浇水的时候还说绿色对眼睛好,叫我多看看。”

“这样惹的。”贺涵举起手臂,无奈地把嘴角抿成一字。

陈亦度起身去洗手,恍然大悟,“那我买点猪笼草,捕蚊子。”

“……”贺涵放下挽起的衣袖起身,“你高兴就好。”

“我以为你不上班呢?”陈亦度洗净手,从餐桌上的纸袋里拿出双份的咖啡和三明治。

“我哪有陈总这么悠闲。”贺涵提起沙发上的电脑包,“走了,今晚上酱子见。”

“好。”

4

老卓给贺涵留了新鲜的海胆和鱼子,八卦的洛洛送饮料上去之后又开始缠着老卓问东问西。

“那个就是贺总的新男友啊?”

“你没事了是吧?”老卓抬高音量,作势要把抹布拍她身上。

洛洛吐吐舌,往边上毫无意义地一躲,“你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嘛。”

“是,满意了?”

“满意了满意了。”洛洛笑嘻嘻从老卓手上接过海端上去,“两位请慢用。”

哦哟,看起来很高冷的成功人士。

洛洛心下激动,在一旁装作收拾东西,实则暗自欣赏陈总的脸。

这脸怎么有点眼熟?

这个,不是那位DU的总裁吗?

和隔壁玲珑相爱相杀那位。

洛洛突然摇摇头,哎呦,贵圈真乱。

5

两个人在酱子免不了喝了一些酒,不至于喝醉,但车肯定是开不了。

贺涵有先见之明,早约好代驾,带他们回陈亦度的住所。

贺涵手上被蚊子咬的包好了不少,six god不愧是占花露水市场份额60%的好东西。

他今晚可不会再傻兮兮去阳台给那些植物浇水,还是让对蚊子有自动屏蔽功能的陈总自己上吧。

哪知道陈亦度一回家直接推开了阳台的玻璃门,这些天都风往东南方向走,正好能吹进来。

贺涵翻出今天刚买的花露水往身上狂喷,企图防患于未然。

等陈亦度从浴室出来,捂着鼻子看他,“你做了什么?”

还剩半瓶柑橘香的花露水在贺涵手里,黑色底带花印的包装特别无辜。

陈总微笑,“你是不是瞎?”

他指着阳台,“那些东西我都物归原主了。”

贺涵在浓香里咳了几声,直冲浴室。

6

翌日清晨。

贺涵盯着空荡荡的阳台发呆。

陈亦度塞给他一杯冷萃咖啡提神醒脑,“怎么?这么快就想它们了?”

“我在等厉总喊你吃蛋包饭。”

“你不知道她和霍骁那个护犊的订婚了?招惹她小心霍总削你。”

“真的?”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陈亦度一撇嘴,把脸偏到一边。

贺涵自言自语,“那就好。”

“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

贺涵把杯子端到与下唇齐平的高度,小声地开口,“就想问问你,既然蚊子没有了,我能不能住进来?”




文里这款限量版six god长这样,今年刚出的版本。
六神是上海家化旗下的牌子,我是家化粉,所以顺便卖个安利,限量版花露水现在天🐱在打折哦,不过还是小贵。

丝光棉材质其实很凉快。


最后一句是双关。


希望有更多人来搞贺陈😔


评论(13)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