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楼诚,月更小王子,说坑就坑 圈·地·自·萌

这个世界不能没有小龙虾

昨晚看了阿透的文临时开的脑洞。侵删。第一人称大宝视角,私设如山,bug遍布,ooc预警。我以后是一个不用走链接的小清新了。




我叫大宝,大宝sod蜜的那个大宝,我可是比大宝sod蜜小好多岁的女人,不,女孩。

最近我发现老秦越来越不对劲,他竟然会对着手机傻笑!我揉了揉自己视力可以做狙击手的助手的眼睛,发现他竟然真的是对着手机在笑。
这个世界太惊悚了。
比我这个法医遇到诈尸还惊悚。
虽然我没遇见过诈尸。
嗯,但是还是听说过,毕竟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如果我遇见了诈尸,第一反应就是人没死透,给ta来一拳头,不不不,是赶紧听心跳加摸颈动脉……
扯远了。
我为什么会发现秦大科长对着手机笑呢,这要记个长长长长的流水账,鉴于我不喜欢记流水账就简单地说了。
我那天拿着一个案子的生物检材,正要去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一个侦查员和我一起,突然对着一扇窗户笑了一下,那笑的是非常极其相当特别的羞涩。
忘了说,那侦查员是个妹子。
我就想不通一个好好的闺女对着一块玻璃笑些什么,踮起脚望过去,窗户边可不就是老秦。
我天天见着这个冰块脸也没觉得多帅,偏偏局里为数不多的女孩都垂涎于老秦的“美色”,我真是一股清流。
“大宝。”侦查员妹子羞涩的喊了我一句。
我手里的物证袋差点啪叽掉地上,平时都叫我宝哥的受荷尔蒙影响分分钟分泌多巴胺的春心荡漾的育龄女性撒起娇来真是瘆人。
“怎么了?”我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静一点。
“秦科长有女朋友吗?”她眨巴着大眼睛看我。
我打了个寒颤,“噫,我怎么知道……”
“好想做他女朋友哦。”
“你……不介意他是个法医?”我小心的开口,毕竟精虫,感情上脑的女人总是会有莫名其妙的想法。
“别人误解你们这个职业就算了,你自己做法医的还歧视自己?”
我说的可是事实,隔壁市局里一男法医长的比老秦好看多了,还是个富二代,结果就因为是个法医,女孩见他先追着跑后绕着走。
“没有没有,你们这种想法非常的好。”我摇着头,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用力过度了,眼镜险些甩出去。
我好不容易举起一根闲着的中指推着我的眼镜架,瞥见老秦的时候眼珠子没给我掉出来。
老秦正对着手机傻笑!不是传统意义上嘴角上扬45度或者多少度对着阳光的笑容,是实实在在的傻笑,宛如孕妇怀胎n月却作死不做唐筛生下的唐氏综合征的患儿的笑。
这个比喻实在对不起唐氏患儿。
我知道秦科长绝对不是因为女孩子的电话短信或者发来的其他消息而笑。
前几天我替他接了个电话,是催着我们同基层法医去乡村公路上处理交通肇事案件的。我接完电话,正感叹不会长痔疮,却不小心看见他通讯录里几个孤零零的电话号码。里面备注不是我这种“迟到的”就是“市殡仪馆”、“市交警大队”、“市城市管理局”、“xx区派出所”之类的官方称谓。
唯二正常的是“林涛”和“方木”。
方木这种名字,怎么看怎么不像女的,尤其是老秦的通话记录显示他和“方木”打电话都是在工作期间。
秦科长不会用工作时间和无关紧要的人打电话。
我也不想对他的社交网络知道那么清楚,但是从小爱柯南的我养成了爱思考爱推理的好习惯。
“就是不知道秦科长是不是性冷淡。”妹子更为羞涩地说道。
我非常想捂住她的嘴,可是手里满满当当。
姑娘,这玻璃不隔音的。
老秦的听力完完全全没有问题,我怀疑他这种不放屁的神人连耳垢都不会有。
他的视线果然转移到了我和侦查员妹子身上,我被羞涩状态进行时的妹子拖着跑开。
你现在害羞做什么?刚才还对着我上司问空气(因为肯定不是问我)他是不是性冷淡。
好吧,我承认挺多法医有类似性心理障碍。
“我还真不清楚这种关于他个人隐私的问题。”我讪讪说道。
“肯定不是吧,我觉得他就是太喜欢这份正义又有爱的工作,从而牺牲了自己美好的私生活。”妹子自问自答。
我还真不觉得经常看尸体多有爱。

生物检材送到后,我撑着下巴想老秦为什么会傻笑的事情。
可是肚子饿了,胃与肠道之间的气体咕噜咕噜发出声音。
天大地大没有吃饭大。
好不容易手头没案子,我怂恿林涛和我一起去一个私房菜馆。
老秦盯着拉拉扯扯的我们看。
林涛嘿嘿笑了两声,“一起去吃饭。”
老秦没回答,高冷的坐上一辆快要回收换新车的大众。
我们在菜馆内遇到一个比秦大科长还高冷的人。
他和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坐在一张桌前等上菜。
林涛首先过去打了个招呼,“邰队,在这都能遇见你们真是缘分啊!”
“一起坐。”被称作邰队的男人移出个空座位。
“还是拼桌吧?”林涛指指我和老秦,“我们一共三个人,宝哥一个女孩子不好和我们挤一块。”
林涛你就装吧,什么时候你把我看成女孩子了。
“好。”
我听林涛叫胡子男邰队有些诧异,警察是不许留胡须的,这邰队长也太不修边幅了。
坐在胡子男一旁的是个小帅哥,又白又嫩,就是比老秦还冷。
“方木,你这是点了不少菜啊!”林涛见服务员端进来荤素搭配很是合适的几个菜说。
方木,是那个小帅哥?老秦手机里那个?我仔细一想,一定是的。
而且根据林涛的话可推断,邰队是和秦科长一样的请客吃小龙虾只来58一斤38五斤的人。
不然怎么让人家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点单付款。
林涛拿了菜单,随意介绍了几句,老秦坐在方木身边。
我夹在他们俩中间,凑着头过去要了个鱿鱼。
我看着菜单上的图流口水时做出来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
我打算看看老秦要吃什么。
老秦饶有兴致看着浅口盘里一条鱼,没用过的筷子夹了一块白嫩嫩的鱼肉,放进了方警官的碗里。
鱼肉沾了酱汁!竟然还沾了酱汁!
撇开我、林涛和老秦一块吃方便面,他每次都把干蔬菜包扔给我的状况,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老秦主动给人分食物。
我特想看看窗外,今天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在吃饭的时候偷偷摸摸观察他们俩,两座冰山慢条斯理食不言寝不语的,不不不,就是食不言,我可不知道他们寝语不语。

回到局里,我翻看最新一期的《法医学杂志》,看人体脑组织RNA表达水平与早期PMI的相关性。
老秦端着一个颅骨进了解剖室,不让我跟着。
我习惯了他拎着我衣领子把我提出解剖室,自觉的出来补充知识。
天黑了他才从解剖室出来,那时我已经在啃鸭爪和鸭脖了。
我最后一根鸭脖还没啃完,林涛急吼吼跑进来说小吃街出了大事,外地游客和本地商户起了冲突,两个大男人在大街上对骂了一个小时,最后动起手来。
动手的后果是其中一个男人倒在了马路牙子上没了生气,救护车赶到的时候说已经没救了,直接送到了殡仪馆。
死者的陪同者说死者生前健康的很,说有心脏病高血压是没人信,一定是被推搡致死。
至于是不是推搡致死、猝死或者其他的可能就需要我们的鉴定工作了。
林涛在勘察车上说那俩男人对骂一个小时都没重复内容,我十分敬佩这种语文学的好的人。
毕竟我语文老师死的早。
我小学一个语文老师出了车祸,初中一个语文老师产后大出血,高中那个语文老师则是被调皮的学生活活气死的。
所以可能是天注定我要做法医,从小心灵就如此的强大,长大后才能面对尸体脸不变色心速正常。
还有,怎么又是小吃街,今年小吃街闹了多少次幺蛾子了?
又扯远了。
死者不是猝死,尸表的软组织挫伤有好几处,不足以致命。致命的是他被推了一把倒在地上,头磕在地上,正好撞破了颅内动脉瘤,造成蜘蛛网膜下腔出血。
又是一个意外。
尸检做完,我饿着肚子从殡仪馆出来,闻到夜宵摊上小龙虾的味道。
我怕老秦从口袋里掏出手术刀来吃龙虾,便问他,“老秦,你回局里吗?”
“回。”
他有报告要写,我也有报告要写,但这时候时间应该用来吃夜宵。
我说,“我去填肚子,报告明天写成吧?”
秦科长冷冷的点头。
见他去停车场,我撒着欢跑到大排档,点了三斤小龙虾,58块一斤的。
我戴着一次性手套,老秦的车从我不远处开过。我自然是不在乎那一丁点扬尘,同他挥手再见,但开着车还微笑着的秦科长无视了我。
这种状况我还真是没见过呢,微笑:)
哦,他还拿着他的手机,单手扶着方向盘。
又对着手机傻笑。
不怕交警抓你吗?
我不屑的撇撇嘴,捡起刚才吓得掉在盘子里的一只小龙虾,低头继续自己的填胃大业。


















天晓得我会不会坑orz


评论(9)
热度(137)
  1. 王良殷今天的我也是如此的小清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