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楼诚,季更小王子,说坑就坑 圈·地·自·萌

这个世界不能没有小龙虾4

我可能脑子有病,刚在B站看了个视频开始放飞自我了,要是有人接受不了这脱肛(划掉)脱缰的剧情告诉我,今天我考完试之后再想想怎么改!



老秦和方木并肩站在一起,冷静的看着强制戒毒所的人把嫌疑人带走。
“你们准备去强戒所审人?”我问林涛。
林涛叹了口气,“没办法啊!”
林涛和邰队商量一下,一起上了戒毒所的车。

老秦和方木面对面坐着吃面。
我总觉着他们气场不对。
“老秦啊,为什么能断定抓到那个帅哥不是凶手呢?”
老秦竟然说,“哪帅了?”
我就是如此肤浅的颜控。
好歹帅过。
无言以对的我闭上嘴。

“从视频上嫌疑人的步伐沉稳,还戴了手套,说明他当时精神状态是稳定的。”方木开口说话。
“还有就是,通过目前外围调查的结果,死者俞众和嫌疑人黄商民并没有接触过。”
“黄商民不是整天窝在他出租屋,就是晚上找地方溜冰。外卖都舍不得吃,哪有力气杀人。”老秦终于开了金口。
他用纸巾擦擦唇周的并不存在的油渍,而后端正的坐在那里,“他平时吸食的是甲基苯丙胺,最近才买得起纯度高一点的。冰毒往往使人极其兴奋,刺激性*欲,所以通常伴随着淫*乱行为。黄商民不出意外做过陪溜的。”
陪溜,顾名思义,就是陪人吸食冰毒以获取毒品或毒资,通常也伴随着一条龙的性*服务。
要是是黄商民吸毒前的长相,我也愿意点他陪啊,陪聊陪吃都OK的。
我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秦明冷不丁叩我面前的桌面,“还有疑问吗?”
突然有毒资,没力气杀人分尸,也可能是凶手的。
我违心摇头,“没有了。”
老秦去结账,我问方木,“你和我们秦科长认识很久了吗?你们熟不熟?你觉得他的性格你能忍吗?”
方木一开始没回答,我就当他在思考他该回答我哪一个问题。
“很久。还行。能忍。”
惜字如金。
我得到答案,趁胜追击,“那你知不知道,老秦是个双。”
方木半晌才反应过来我那个“双”是什么意思,正要开口,秦明坐了回来。
他瞪着我,“赶紧把你面吃完,没事别和方木说话。”
不和方木说话?有没有搞错,这个世界所有小鲜肉都有可能是我的,但不可能所有小鲜肉都是你的。
世上还是直男多。
老秦听不到我的腹诽,等我吃完面就赶我上车回警局。

周局又开了个会,会议重点依旧是连环杀人案。抛尸从犯的身份定下来了,需要在强戒所服刑,并强制戒断毒品。绿藤市那个死者的家属在绿藤市局的大门口闹,给了我们更大的压力。
龙番市这个死者俞众的家属,今天会去殡仪馆认领尸体。我们解剖工作完成之后,将死者躯干用线尽量缝在一起。死者的家属看到被砍至失血过多而死,冷冰冰从冰柜里推出来的尸体肯定会很难过。我们能做到的只能是尽量保持死者生前原貌。

人活着就这么短一辈子,最后花个几百上千进了火葬场,留下一簸箕灰,还是要自己开心才好。

于是我打定主意,今天晚上也要去吃小龙虾。

好歹案子有了进展,我看方木警官在龙番市没什么娱乐
生活的样子,问他要不要下班一起去吃小龙虾。
方木肯定是和秦科长待一块的。
我还没找到方警官,一个侦查员就拉住我,“大宝。”
“咋?”
怎么又喊我大名。
她就是上次问过我秦明是不是性冷淡那个。
“绿藤市那个方警官年纪多大啊?”
“20多岁呗,哪像秦明那个老……”在迷妹面前还是不要说“老男人”这词。
我说,“哪像秦科长那么成熟。”
“是呢,看起来好年轻啊,长得还很可爱。”她很是赞同我是说法。
我是不是间歇性耳鸣了,“可爱?”
“脸上没什么表情这种的,在外面高冷,说不定在家是个又乖又可爱的孩子……”
等等,这画风突变,母性泛滥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单身吗?你给我牵个线嘛。”
暴露真实意图了吧。
“我又不是月老,再说你那工作岗位和他接触的才多吧。”
你这个样子我有点尴尬啊,怎么几天就移情别恋了。
“别提了,今天出现场,二次勘察,秦科长也去了。”她一脸屋漏偏逢连夜雨,苍天何时怜我心的神情,“先不说他们站在那看着,问题是我拿着多波段光源趴在地上找线索,一点形象都没有。”

她抓着我肩膀,“宝哥啊,同时在两个男神面前丢失了形象怎么办,在线等。”
哇哦,你的男神肯定很多。
我清清嗓子,“认真工作的样子被男神看到,不是很好吗?更何况是秦科长和方警官这种有奉献精神的职业男性。”
“虽然我知道你只是在安慰我,但我也挺开心的。”她情绪转变如六月的天,“我先回家啦,下次请你吃土。”
“吃土?”
“吃糖吃糖,我最近土吃多了,脑子有点不利索。”
“哦。”


“羽还真,谁准你这样和我说话的。”秦明的声音。
“我是方木。”方警官的声音里透着点固执。
羽还真?人名吗?
“我知道你是方木,可你也是羽还真。”
哎呦,这言情剧失忆梗狗血台词是什么画风?
“我不是他。”
“你就是。 ”
我探出去大半个脑袋,趴在墙的拐角处。
他们不会在排练什么话剧吧。
我的天呢,我用手捂住嘴巴才阻止了自己叫出来 。
我是不是瞎了?
老秦此时掐着方警官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眼神里一股子阴狠劲,像是要把方警官生吞活剥了。
我从来没见过秦明露出这样的表情。
看来老秦和方木,有故事啊!
“你还是趁年轻忘了那些事。”方警官被人钳着下巴姿态也没放低,“我怕你出现心理问题。”
他音调平稳,倒是将老秦气得不轻。
“你也不过是我养过的一条狗!”
哪有这样侮辱人的,我恨不得冲上去美救英雄。
“是条狗又怎么了,现在也不是靠你养活的。”
我收回差点迈出去的脚。
年度大戏,今日最佳。
前排兜售瓜子水果泡面饮料……
咳,不好意思天涯逛多了。

“你再说一遍。”
“不说。”方木笑起来,“你不会真的打算活在自己的记忆里吧。”
他笑着笑着眼角红了一片,“羽皇陛下,你扪心自问,你是对得起我姐姐还是对得起我?”
啥?陛下?
我搞不懂剧情了。
方木不是独生子吗?哪来的姐姐?
“那些事情我同你道过歉,你别得寸进尺。”老秦说这话估计都得咬着牙。
这是霸道总裁?还是霸道法医剧本?
“我不仅要寸和尺,还要丈。”方木握着老秦的手腕卸下他的力道,解放了自己的下巴。
眼看着他要转身朝我这边,我捂着胸口飞快收回了头。

“秦大科长,这个案子结束之后不要再找我了。”
他平静无波补了个刀。
起码在我看来是个刀。
“你很烦。”
勇于说出真实想法,我看好你,方警官。

















好想虐他们!!!虽然我还是不知道我会不会坑啊啊啊!

评论(12)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