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楼诚,季更小王子,说坑就坑 圈·地·自·萌

这个世界不能没有小龙虾6

继续瞎bb,本来今天不想放上来的但是我好开心就放上来了,飞霜郡主出现预警,ooc,有bug,有私设。随便提意见,反正我写文也没大纲,随时可以改情节2333333随时可能坑(つд⊂)


我多想了。
这个暴露狂没有对我动手,至多构成性骚扰。
出警的民警认识我,见我蹲在树下就喊,“宝哥,怎么是你?”
“就是我。”我站起身,跺跺有些麻木的脚,“赶紧把人带走,我要回家呢。”
“这恐怕不行。”他看着倒在地上捂着下体的变态,“你得和我回去做笔录。”
“真倒霉。”
“宝哥,这可是为社会做贡献呢,治安你我他,文明靠大家。”
“去去去,整天自己瞎编口号。”
“别动气啊,这家伙思想教育和拘留,妥妥的。”
“上车吧。”我招手自己率先坐上警车。

我在派出所待了半个小时,酒精带来的各方面迟缓已经缓解。那小伙子是个有前途的,以我受到了惊吓为由开车送我回家。
惊吓?倒是那个露阴癖以后不要被吓得有勃起障碍才好,不然找我要精神损失费我可给不起。

第二天我是自然醒的,睡饱了自然精神好。
我盘算着今天要去博物馆,包还没挎上,林涛来了电话。
“宝哥,赶紧来龙番体育馆,出事了。”
星期六又不能好好休息。
我放下包,也没来得及换身衣服,提溜着勘察箱挎着相机,坐上我的迷你小吉普赶到体育馆。
现场那叫一个人山人海。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停车位。
靠着现场勘察箱我照着林涛给的路线艰难地一路挤人,终于是看到了警戒线。
肩上一杠一星的民警看我这样子非不让我进去,还污蔑我是个风评很不好的杂志社的记者。

我无奈,警官证忘了带也是麻烦。
林涛来找我,说明情况后把我带进体育馆。
“宝哥你今天穿的和要出道似的,难怪人家不放你进来。”
“你才出道呢。”我看看自己身上的罗纹长T,黑色阔腿裤加牛津鞋,明明走的是性冷淡风,哪看起来像要出道了?

“现场什么情况?”
林涛“唉”了一声,“也不是很大的事儿,就那个M&Y少女偶像团体你知道吧。”
“知道啊!”不是最近势头正猛的女团嘛,脑残粉黑粉一大堆粉一波波的,整天在电视节目,网络直播上露面,想不认识都难。
“M&Y的成员,今天好几个受了伤。”
“受伤?”难怪这那么多人,还有人扛着长枪短炮拍照录像。
合着我今天就是来验伤的啊,看这人多我以为有个大案子。

“那不去医院找什么法医?”
“做伤情鉴定,要市局的法医,怕暴露信息还是怎么的。她们队伍里有随行医生处理了伤口,构成刑事案件了。”林涛指了个方向,“喏,老秦也刚到。”
我闻到浓烈的香水味,是不同的香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老秦这时候正拿着标尺记录某个M&Y成员的伤口长度,一个我没见过的民警负责拍照。
那个成员是出了名的漂亮,老秦艳福不浅。
不过方警官没来。
我内心一片污秽,总怀疑老秦和方警官做了互撸娃。
不管这个结论怎么来的,我的第六感一直很准。

林涛说方警官和缉毒警一块去找双男尸连环杀人案的线索,那个抛尸的黄商民已经排除杀人嫌疑了,在死者死亡时间段他正和几个“陪high妹”一块溜冰。
陪high妹可是不得了,吸毒又卖淫,和一般出台妹比说不定一次要应对好几个人,还不用给妈咪交费,啧啧。

老秦让人重新缠好纱布,站起身,“大宝。”
“欸!”我走了上去,“有什么吩咐?”
“过来拍照。”
“哦。”我打开相机盖,这刚才那个民警不是拍着照嘛,非得我来。
我在香水夹杂不浓重的血腥味中突然闻到一股怪味,瞬间又消失了。
我四处看了看,没什么异常。
倒是没受伤的女团成员都在林涛那边,他比老秦更有艳福。
M&Y一共由12个女孩组成,今天来体育馆是被一个公司邀请来做表演嘉宾的。
袭击人假装送餐混进休息室,低着头戴着帽子墨镜,在监控里看不清脸。
幸亏他没在盒饭里下药,不然真麻烦了。
听林涛的描述,袭击者是把刀藏在金属餐具盒里,由此安全通过安检,到了休息室和舞台之间的走廊拐角,抽出刀割伤了好几个准备去更衣室M&Y成员。

体育馆的安保人员没及时反应,顾着不让这些受伤又受惊的女孩出去,袭击者跑的又快,不一会儿脱了外卖小哥制服挤进熙熙攘攘的人群,没了明显特征。

几个受伤女孩的伤口都在手臂手背手掌上,袭击者是冲着脸去的,因为女孩们下意识用手遮挡和袭击者快速的作案过程没在意具体戳中了什么位置,没让几人毁容。

几人伤口有深有浅,但都不算什么严重的伤。我见过脑瓜子磕地上一摸后脑勺全是碎肉混着脑浆的,也见过被n辆车碾过黏糊糊包着秽物粘在地上的肠子,这都是小意思。

外面粉丝、记者的声音吵的要命,已经有女孩拍下自己包上纱布的伤口po上微博。
我收拾好东西,准备喊上老秦一块走安全通道出去,老秦一转眼就不见了。
林涛和几个警察做了好多笔录,和M&Y的经纪人不知道在叽叽歪歪什么。
我打算洗个手,问了个小助理洗手间在哪。
我找了好几个洗手间,满满的人,一个个排着队。

远一些的洗手间不好找,靠着那股独特的味和我灵敏的鼻子我才找着。
噫!老秦怎么会和M&Y一个成员在一起说话,还躲在那么偏的洗手间旁。
他还抓着人家的手臂!
天啦噜,难道是我的审美观无法欣赏老秦的“美貌”,其他能欣赏的立马被撩到手了?
心疼一秒虽然怀疑他是性冷淡但还是喜欢着他……和方木的侦查员。

“天逸,你怎么……”
“晚上一起吃个饭?”老秦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
咦,老秦邀请女孩子吃饭,还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我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是M&Y的主唱,幸运的没在这次袭击中受伤。
看起来似乎不是第一天认识。
天逸是老秦的小名还是代号?还是说他们几个都是天使,一个个长翅膀?
像老秦脾气这么臭,估计要被天庭驱逐吧。
你问我天使和天庭有什么关系?
在我心里有关系就行,不需要玉皇大帝或者耶稣的同意。

那方警官怎么办?
我可记得同行结合的失败率是59%,这对半分的机会,老秦和方警官那么快就掰了?
我在这种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被动地又听了墙角。
是真的墙角,不是那种墙角。
老秦放下她的手臂,“具体的晚上再说,我找到还真了。”
她睁大眼睛,“真真?!”
秦明点头,“今天我会让他见你,有时间吗?”
“当然。”
她脸上盖不住的喜悦,果然不是刚认识的。
我没心情思考一个市局法医是如何认识一个少女偶像的,只对他们今晚的行动有兴趣。
可惜了。
跟踪人的事情我做不出。

他们交谈的时间不长,分开的时候我捏着鼻子躲在一个角落,幸亏我瘦,不然迟早被他们发现。


“嘭!”
我正要出去,外面巨大的声响吓得我趴在地上。
不是夸张,是真的趴在地上。
哪个地方爆炸了?
我想:这地方没有监控,抓犯罪嫌疑人肯定很麻烦 。

我的想法总是那么与众不同,我知道的。

评论(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