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楼诚,月更小王子,说坑就坑 圈·地·自·萌

【杜方】做吗?

@楼诚深夜60分 感谢主页君(>y<)

第一次写杜方。

为上了国产排行榜前20的杜方添砖加瓦。

虽然小方也有警备司令部的军职,但警察局副局长和国军旅长怎么扯上关系我自己都没搞清楚,背景大家自行体会。

《北平》没看完,本来想写谢木兰,但还是让小妹出来随意打个酱油。

ooc,无逻辑,乱写的,就是为了谈恋爱。




“毛利民你这王八羔子,给老子滚出来!”

毛利民钻出营帐,“怎么啦?”

杜见锋压了一肚子火,想着这事不能跟他算了,“是不是你告诉孟韦老子还是个处的?”

毛利民咬了口手里一个包子,“旅座你这帽子扣的可太大了,我戴不起。”

他嚼了两口,见杜见锋掏出枪要揍他,急急忙忙解释,“这真不是我的错,你随意找个新兵蛋子,我打包票他知道旅座是个处。”

杜见锋怒不可遏,“你让老子面子往哪搁?”

“当初不是旅座自己说的你还是个黄花,啊,呸,你还是童子身,怎么能不辨是非怪我呢?”

“就你话多!”杜见锋狠狠瞪了他一眼,把枪揣回枪套里,“方孟韦那小子嘲笑老子,老子一定给他好看。”

“他嘲笑你?”毛利民斜着眼看他,歪着嘴笑。

“你这什么意思?”

“方副局长才多大年纪?他爹能让他在外面乱搞?我打赌他这是五十步笑百步。”

“你的意思是?他也是个雏儿?”

“那当然啦!”毛利民以为多大事呢,“我保证他是只童子鸡,看他那样就知道了。”

杜见锋扭头就走。

毛利民估摸着他是去找方副局长算账去了,方孟韦又不是软柿子,轮不到他操心的。

反正杜旅长和方副局长打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哪回不是杜见锋叫嚣着老子非毙了你不可,最后还不是被被人拿枪盯着依旧一脸正气凛然立如松柏毫不畏惧的方副局长击败了。

两个都是小孩子心性,孩子打架还有个由头,争吃的抢玩的,他们俩一打架,什么理由也没有,照样能滚在泥地里互掐。

杜见锋知晓了方孟韦那小子也是个处男,心里既有些莫名的高兴又十分激动。

就知道他小子那弱鸡样,没姑娘看得上他。

杜见锋刚到方副局长办公室门口就听见一女的的声气,还喊着什么孟韦哥哥。

他呸,方孟韦也就那张脸能吸引无知小姑娘了。

除去脸不错,个子没赶上他,那地方也没他的大,哪里值得小姑娘喜欢了。

别问他怎么知道方孟韦大小的。

洗澡的时候见着的。

杜见锋还记得那个晚上,他刚收拾好东西抱着脸盆回宿舍,大澡堂子里一个个隔间基本没人了。他正要走出门,见着唯一一个有人的隔间上方搭了条裤子一件衬衫。

衬衫?方孟韦那小子最喜欢穿衬衫了,人家都要套个外套在外边,独独他喜欢将扣子老老实实扣到最上面那颗,为了显示自己不怕冷,再冷的天也可以只穿着件衬衫在外操练。

他看见那浴室帘子动了动,正要把放在那件衬衫上的眼神移开,里面出来的人吓了他一跳。

他见过方孟韦不知道多少次了,还真没见过光的连条内裤都没剩的。

方孟韦以为外面早没人了,天气又热,有帘子隔着始终散不了热气,打算出来穿衣服。哪曾想杜见锋这混蛋直勾勾盯着他。

他的身体,他的腰,他的双腿,双腿之间晃荡的物体,毫无遮掩的暴露在杜见锋面前。

他红了耳朵,在被窗户分割的月光下看不清楚,扯下自己的裤子,他遮住自己的命根子,怒道,“看什么看!”

方孟韦可真他娘的白。

这是杜见锋第一个想法。

“老子乐意看你?”

杜见锋从鼻腔里发出不屑的一声,和他一个“哼”字叠加在一起。

双倍不屑。

他扭头出了澡堂。

他永远不会告诉任何人,那具身体被他看见他又庆幸又后悔。

庆幸的是方孟韦这个样子只被他一人瞧见了。

后悔的是方孟韦这个样子,全身白白的,看起来是养尊处优一身嫩肉,可分明又是蕴含了巨大的能量。不仅能打架,见了一回还把他人带跑偏了。

他想着方孟韦光溜溜的模样,怎么也睡不着,最后实在不行撸了一把之后睡着了。

他是想着方孟韦自给自足的。

在他的幻想里,方孟韦依然一丝不挂,修长的双腿盘在他腰间,双手挂在他脖子上,被他顶的一颤一颤的。

杜见锋书读的不多,看的春宫图倒是不少。

偶然间翻阅过一两本讲的断袖的,一个像女人一样攀附或躺在男人身下,一个卯足劲往下面插。

方孟韦没哪点像个女人,杜见锋却着了魔似的想把他给睡了。

当然,想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了。

杜见锋走进方孟韦的办公室,瞧见方孟韦对着一正擦着泪的小姑娘说,“我在这很好,别担心,赶快回去吧。”

小妹抽抽噎噎又落了几滴泪,“你在这可要好好照顾自己。”

“方孟韦!”

一听杜见锋的声音方孟韦就面色不善,看在小妹在这的份上不和他直接冲撞,头一回用笑脸对着杜旅长。

杜见锋被他的态度弄懵了,方孟韦笑起来真他娘的勾人。

“有什么事吗?”方孟韦放开小妹走到他跟前,“我家妹妹从北平过来看我,没什么事我先送她出去,回来再聊。”

他口气很好,圆圆的双眼瞄了一眼杜见锋腰间的枪,复而瞪着他的眼睛,大有你敢乱说话就把你剁吧剁吧了喂狗的意思。

杜见锋是个从不看人眼色行事的,当他知道了这是方孟韦的妹妹,竟神奇的态度不错,很给面子的让开位置,“没事,就,你先送你妹走吧。”

方孟韦奇怪于他如此给面子,送了小妹上车。回来后瞧着坐在自己位置上的杜旅长,脸上一点笑意不见,“你又要干什么?”

杜见锋正盯着办公桌上方孟韦的一支派克金笔看,方孟韦猛一出声,他就想起自己干什么来了。

方孟韦一笑,看着他这样,大概知道了他因何事来的,“你是个老处男又怎么了?不要净会找理由和我动手,我有工作要做,旅座不如出去玩?”

“谁他娘的和你玩了。”杜见锋从椅子上跳起来,摘下墨镜,“老子就是想问问你,你也是个雏儿吧?”

方孟韦的耳朵一下就红了,杜见锋痞里痞气,什么下流话都能挂嘴上,他可不一样,“关你屁事!”

杜见锋一乐,嘿,铁定是被毛利民说对了,方孟韦果然也是个处男。

他走向方孟韦,方孟韦下意识往后退,直到退到背脊挨上墙壁,这才抬眼瞪着杜见锋,“你干什么?”

他这一眼瞪的老杜心神荡漾,一句更下流的话脱口而出,“做吗?”

“做什么?”

“你要不要和老子做?”杜见锋往下看他的屁股,“这样我们俩都不是处了。”

“嘭!”

杜旅长被方副局长踹了一脚,完美的单膝落地。

杜见锋想抱着膝盖嗷嗷叫,又怕失了面子,强忍着痛,抬头看方孟韦,“老子和你说真的,你和我做,我保你舒服的不想下床。”

“嘭!”

杜旅长又被方副局长踹了一脚,完美的双膝落地。

那声儿听着地板都疼。

方孟韦出门时甩了他一句,“做你大爷的!”

嗯,今天不算打架,是方副局长单方面揍了杜旅长。什么?你说旅座没还手?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不还手?

方孟韦接连躲了他好几天,不是必要的场合不和杜见锋见面,营里的士兵们都开始无聊起来。

今天杜旅长和方副局长打架了吗?

没有。

杜见锋不乐意了,晚上去敲方孟韦的门。

方孟韦刚洗完澡,头发微湿,肩膀上还搭了条毛巾。

一见是他,抬手关门。

杜见锋用力一推,身子挤了进去,门倒是关上了。

方孟韦蹙眉看他,“干什么?”

“老子想清楚了。”杜见锋双手抓上他的肩膀,“老子是喜欢你,喜欢你才想和你做的。”

“老子可不随便和人做……”杜见锋衷肠未诉全。方孟韦冷笑一声,拿起了杜见峰的枪,顶在他腰间,“出去!”

杜见锋料他因为纪律不会开枪,直接捧着人脸亲了上去,方孟韦没想到他那么不要脸,被亲了个结实。

杜见锋何止是个处,连接吻都没接过。常言道,无师自通最为可怕。

他把舌头伸进去,手紧紧抓着方孟韦的屁股。

确实是屁股,这样方孟韦要提腿踹他,他就能先有个准备。

方孟韦被他亲的满脸通红,嘴唇上下巴上全是两人的口水。

“老子是真喜欢你。”杜见锋眼神里,话里,都是前所未有的深情,见他没反抗,高兴的又在他唇上啃了一口,“你要是不喜欢老子早他妈一枪毙了我了。”

承认吧。

方孟韦放下枪,抓着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口水,说,“放开我的屁股。”

杜见锋嘿嘿一笑,双手释放了那两团肉肉的臀,“没抓疼你吧?”

“疼。”

“哪疼?我看看。”杜见锋说着就想去扒他裤子。

“你咬到我舌头了……”

“那我给你吹吹……”

“滚!”

杜见锋这时候哪能说滚就滚,狗腿子一般低头看他,“你张开嘴,我看看出血没有?”

方孟韦闭着嘴不说话,热度没下去的脸和耳朵出卖了他。

“那你以后跟老子处,老子不会再咬到你了。”杜见锋一点不老实,手试探性的搂上了方孟韦的腰。

“你敢!”

“不敢不敢。”杜见锋舔舔嘴唇,看着他泛红的耳垂,“做吗?”

“做你大爷的!”

“我大爷早不在了。”

“是吗?”

杜见锋嗷嗷叫唤起来,“孟韦,孟韦你别揪老子耳朵,疼!”


评论(21)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