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楼诚,季更小王子,说坑就坑 圈·地·自·萌

【楼诚】一个有毒的知乎体

差点忘了 @米卡米卡米 ,送给太太的文。感谢太太送的明信片(ㅅ´ ˘ `)♡。明信片已经到学校收发室了,但我放假回家没拿到手拍不了照片QAQ。
有毒,太太不看也行。实在不行开学再送太太一篇文?

第一次写知乎体感觉自己停不下来。第一人称向,id小曌没有空是楼诚家的小可爱。

恶搞向现代au,微台丽,三观略不正,娱乐产物。ooc慎入。

有亲人是黑社会或者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员是什么体验?

(45个回答)

小曌没有空

瞅啥?就是黑社会的怎么了?

谢邀。

我当然知道为什么这个问题一提出马上就有十来个人邀请我来回答。

第一,看我回答过的问题和签名就知道我是黑社会大佬,的女儿。

第二,你们一定是狗粮没吃够。

没错,今天的题目也可以拐到虐狗身上去呢。

并不是我抖机灵。

我两位父亲都是堂口的老大。

也可以叫社团吧。

规矩我也不是很懂,总之他们各种称呼都很迷就对了。

比如说我自己,作为两个堂口大佬的女儿,叫我“小姐”的有,对于这种称呼,我只能说

看我身边的保镖他丫的也没人敢找我干什么小姐该干的事情呀!

你们初中没毕业吗?我小学就知道这词有歧义了!

叫“大小姐”的呢,我又觉得怪怪的,毕竟我大姑姑,一个女总裁,她才是被叫“大小姐”长大的,我听了总有一种她要来嘘寒问暖的错觉。

因为她每次见到我第一句都说,“明x呀,你今天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

我的姑,我就是天生瘦啊!并没有少吃!

我还是习惯他们叫我名字,都这个时代了,就不要搞封建主义性质的称呼啦。

叫我还是其次,我小叔才最可怜,上回一个堂口大佬在大街上横向停了自己拉风的宾利,交警没找上来,仇家直接拿着刀冲上去,然后,大佬就被砍死了。

我小叔去参加这位大佬的追悼会,遇见个脸盲的,先喊“明少”后喊“明二少”,发觉叫错了干脆喊“小明”。

要知道平时我小叔都是被人喊“明小公子”的。

可人家年纪大,资历老,喊他小明OK的。

小明是谁?就是那个鸡兔同笼题目做不出,上学非要和别人骑车比赛还停在半路,老是被班主任赶出课堂,老是被爸爸怀疑他亲爸是隔壁老王,夹在李雷与韩梅梅之间的过气网红。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上小学的时候,我的外号也是“小明”。

说正事。

我小学上的是私立女校,那时候我身边还没有保镖。

为了我的安全,我两位爸爸投了不少钱给学校。

你们晓得的,校董的子女通常被列为重点保护对象。

我从小到大被绑架过三次,两次是我自己逃出来的。

我爸在我第三次绑架被成功解救后,给我买了份巨额保险。

保金8位数。

受益人是我小爸。

你们知道我能够手脚健全的长大,是多么的不容易了。


由于我俩爸都是大佬,所以有很多场合都需要出席。

你们知道的,黑社会嘛,想爬上你头顶的人多,想干掉人也多。

我两个爸爸那种长得帅的黑社会嘛,想爬上他们床的人比想爬上他们头顶的人多,想干他们的人比想干掉他们的人也多。

不可避免的,躲避下药技能成为生存必备。

他们很谨慎,不随便在外面吃吃喝喝。

可我小爸嘴馋,有次谈生意吃了饭桌上的桂花拉糕。

吃了就算了,他一开始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那可不得了了,桂花是用来掩饰春药味道的 。

哦,忘了说,我小叔那个时候也在。

也吃了不该吃的。

我爸知道消息之后,哐当一声就把一个青花缠枝连纹罐给摔了。

幸亏那罐子是近代仿的,我偶尔拿来装装瓜子,不值钱。

他跑到夜总会去找我小爸和小叔。

我也带上保镖跟着。

我爸抱着我小爸上车。

我扶着我小叔。

留下我保镖干架。

真正的大佬才不会自己动手呢。

我问我爸我小叔怎么办?

我爸说,“让他自己撸去!”

那是我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如此粗俗的话。

我看着被我保镖绑上手的小叔,心中满是一种叫同情的东西。

我随便找了个大保健,哦,不,是随便找了个大包间,解开了他手上的绳子 ,把他困在里面。

和你的五指姑娘战斗吧!

反正曼丽阿姨不在国内嘻嘻。

等她回来我会把这件糗事告诉她的。

我小叔肯定不愿意啊,还威胁过我。

我很担心我小爸,他比小叔馋,肯定药效更猛。

我在夜总会门口发现了正在等出租车的司机。给我爸爸开车的那位。

我问他,“我爸把小爸带去哪个医院了?”

他说,“明少说不用去医院,也用不着我,他自己开车带着二少走了。”

哦,我点头。

哪里是我爸开车,明明是我爸爸们要开车!

说不定还要去开房。

说不定还是他们在市里最高级的酒店经常开的那间总统套房。

总统套房还没我家大。

我俩爸嫌我烦,没事出去乱开房。

噫,黑社会的钱好挣吗?一点都不艰苦朴素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的。

我都没钱住总统套房。

你们别不信,我是真的没钱。

平时我俩爸是不允许我乱花钱的。

我小叔也是。

我们俩都穷。

我没钱是因为“年纪还小”,花不了太多钱。

我小叔没钱是因为他的皮带已经有一柜子了,我姑说他可以靠卖二手皮带赚钱买衣服裤子,以及买我未来婶婶的包,和我未来婶婶的貂。

他的皮带一开始是家里人送的,后来被我家保姆香香在和隔壁老王家的保姆聊天时不慎暴露,以至于江湖起了传闻,xx的老三喜欢皮带。

你们懂的,谣言止于智者。

然后,我小叔喜欢皮带就被传成了喜欢sm,还是个s。

你们真的bad,bad,我小叔不被人打就不错了,顶多是个m。

得知这一点后,我小叔的成年宴上收到了无数个堂口外交发言人送来的皮带大礼包。

贺词是什么“十八十八,光明正大进网吧”之类的。

祝贺词被印在横幅上,在酒店门口随风飘扬。

EXO?

TFBOYS?

我们黑社会的真的可能那么遵纪守法未成年不去网吧?

还不如送锦旗。

我后来一想,不去网吧是由于家里有电脑键盘随便敲,没必要去网吧吸二手烟。

想出这种贺词到底是没文化的锅。

好好的百度一下不好吗?

黑社会也该与时俱进了。

上次我去我家管的一片区,遇到了来碰瓷的。

有个长得十分磕碜的人直接跪在我车前说我撞了他。

他这一跪,我开始以为是给我拜早年来着。

说碰瓷吧,演技未免太差。

这届的骗子明显不行。

以前给我拜年的各界人士都喜欢给我的小mini车窗夹红包。

我向他们委婉的表达了这种方式很老土,随后找了个打印社,直接把我支付宝二维码贴在车窗上,二维码上加了层塑膜,下雨都花不了。

这次是怪我自己没带保镖和司机,看起来好欺负。

长的磕碜的人我不太喜欢,更何况他要我赔他一万块。

我问他微信号多少,我给他转钱。

他傻乎乎把微信号给我,我看到他帅气的头像和他一点都不像,就问,“哥们?这微信是你的不?”

他挠了挠头发,“是的。”

“我咋觉着不太像你?”

“美颜了一下,你看这痣,认得出是我吧。”

我仔细分辨了一下,点点头,给他转了一万。

他欢天喜地放开了他原本捂着的被我的车“撞断”的腿走了。

我上车就给我小叔打了电话。

小样,等着你的微信被轰炸吧。

我小叔够义气,帮我搞定了这个家伙,顺便把一万拿了回来。

高兴的我给他买了块表。

算上我去小爸那求安慰得到的红包,我还亏了好几万出去。

我晓得我小叔喜欢人送表。

就算是你去年买的表,款式还过时,送给他他也会喜欢的。

他喜欢表肯定不是因为手表比皮带值钱。

话说我姑有一块表我好喜欢,下次去她那拿过来戴几天。

我小爸给我发红包还算大方,每次都给四位数以上。

我爸呢,他自己都没钱。

就别想他发红包给我了。

除去有一回他喝醉酒,凌晨竟然回我的消息。还是秒回!

你知道我有多么的激动吗?!这么一大笔钱!

肯定不是我爸爸的。

钱是公司的。

不要在意为什么我说是公司,哪个黑社会大佬没个ktv浴场会所老虎机。

这些钱最后还是回到了小爸的口袋。

至于怎么回的,都是伤心事,不提也罢。

我小爸还罚我抄党章,理由是我睡得太晚了。

我小爸在床上把我爸训斥了一顿,罚他不许吃草头圈子和他。

后来为了探出我爸的底细,我小爸在情人节前夕要我爸给他转个和520有关的钱数,他好截个图去朋友圈那些大佬前秀个恩爱,秀完以后钱还给他。

我小爸不轻易秀恩爱,所以我爸天真而高兴的给他发了个521314的红包。

之后,我爸就被我小爸拉黑了。

我爸的私房钱基本全发这红包里了,你们说他si不si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除去我被绑架,我家里的男丁们被下药,我被碰瓷(当然这和我家是黑社会没什么关系)之外,也就是对立堂口当街对砍什么的刺激了一点。

其余的和你们非黑社会的没什么差别。

讲真对砍什么的好血腥,我每次去围观都捂上眼。

如果我想起来其他特别的体验,再来更新。

————————创建于xxxx年xx月xx日————————作者保留权利

赞(1k2)

评论(233)






评论(12)
热度(208)
  1. 娇嗔杀今天的我也是如此的小清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