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楼诚,季更小王子,说坑就坑 圈·地·自·萌

【胡靖】【蔺靖】我有一个梦想

强行扣题,私设如山。
关键词:我有一个梦想

@楼诚深夜60分 感谢主页君
刚赶完的,就是想试试新cp,全是bug。

“我有一个梦想……”王凯旋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的同时碎碎念。
“梦想你大爷的,饭都糊了。”胡八一掀开门帘端着饭走进来,“社会主义社会,整天想那些不切实际的。”
“还不许人做个白日梦了。”王凯旋把笔拍在桌上。

“我这些天倒是老是做梦。”胡八一将饭桌上几个菜碟移了位置,自己坐在一旁,“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
“你不是信社会主义吗?”王凯旋找着机会就损他,“要是中邪了可千万别在我这待着了。”
“不是信仰的问题,这几天我的梦一直重复,每天就梦见一个人……”
“哟~”王胖子来了劲,“Shirley杨还是哪个美女啊?”
“整天瞎想,一个不认识的人。”
“不认识干嘛梦见?”
“我怎么知道,吃你的饭!”
“一说吃饭,老胡,咱俩这吃饭的钱可是不够了,要不要……”
他给了一个自认为十分帅气的眼神,被胡八一横了一眼吓得赶紧收了回去。

“去哪?”胡八一知道两人自精绝古城回来后,雪莉杨给的报酬给胡八一以前战友的家属和牛心山的乡亲们修路去掉了一大半,两个人这阵子没开张,再不做事生活都难以维持。
“我跟着金爷在潘家园儿见了不少东西,依我所见,去那个墓还是能淘出些宝贝的。”
“哪个墓?”
“就我们第一次和英子一块去的,野人沟那,将军墓。”
“那炸了个稀巴烂,哪还有值钱的东西。”胡八一端起碗,从桌上盘子里夹了一大块肉进去。
胖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手撑着桌面,摇了摇脑袋低声说,“这就是你不懂了,我问过金爷,那里头肯定不止我们见过那些的东西,再说那红毛怪没了,怕什么。”
胡八一停了嘴,筷子啪嗒一声放在碗沿,“除了那俩蛾身螭纹双礼碧,你还见着里面有什么好东西?”
“金爷讲了,就算是随便陶罐破面具什么的也值几个钱,反正再去一回不会亏本就是。”
胖子这些天跟在金爷后面,潘家园逛了个遍,自认为长了不少见识。他心头放不下金爷那日说的话,何况现在红犼已经被他们干掉了,心心念念觉着只要能重新找到墓的入口,墓里危险性不高。
胡八一拗不过胖子,没钱花也是事实,背上包和胖子一起找到鄂伦春族的英子。

小姑娘上回同他们一块下斗,又是后怕又是兴奋。这次爽快的答应了替他们带路的请求,把自己的猎犬喂饱带上,不敢掉以轻心。
英子是熟门熟路,几人在路上没像上次那样遇到野猪。
上次保佑他们平安出墓的童男童女两个简陋坟包还在,三人下马怀着敬畏拜上几拜后继续上路。
墓穴隐藏的不深,又有侧洞,来过的地方心里有印象,胡八一掏出罗盘瞧了瞧。
就这了。

他率先顺着地洞下墓,胖子断后,英子被护在中间。
西域火龙油带起的火熊熊烧过的主墓室里灰有些呛人,谁也不敢呼吸太重,鼻子被灰堵住出不了墓可比被红犼撂翻在墓里更让人丢脸。
胡八一见墓里头乱七八糟,棺木和墙上壁画黑漆漆一片,只觉是没什么陪葬品了。
王凯旋打开自己的包,见着地上没被爆炸大火殃及的零星几个完好的小陶罐往里头装。
胡八一估摸着那些是瓷器,只是蒙尘久了和木器包浆一样掩人耳目。
他没阻止王凯旋,英子举着手电筒突然叫起来。
“胡大哥,这是什么?”
“我知道这玩意儿。”
王胖子说,“好像是叫什么红领巾,苏联传过来的叫法。”
“滚你大爷的,这墓除了我们没人来过,哪里是什么红领巾。”
英子捡起自己看到的那块红丝绸。
“照理说,这东西是不是早该烂了,咦……”
“怎么了?”胖子往英子边上凑,“丝绸应该不便宜。”
“这应该是银做的吧?”
“什么玩意儿?”胡八一也来了兴趣
胖子将银色的弧状物上的灰渍揩去,仔细放在手心里观察。
胡八一凑过来,是个银的,不值钱。
“这形状是什么玩意儿啊,老胡你知道吗?”
“戒指吧太小了,谁戴得上。”
“这是个耳骨扣吧。”英子用手电筒,“我以前见过有人戴这个,不过不是我们族人,东西确实是银子做的。”
“那值几个钱,再老的银也买不来几锅涮羊肉。”胖子有点失望,合着进来一趟只找着一块破布一小粒银子。

“整天就知道吃吃吃,不胖死你胖死谁?”
“你胖爷我在北京饿瘦了。”
“管你瘦不瘦,上次我们来的时候没看到这两样东西。”胡八一把手电塞进腰带里,用红布包好银耳扣,“先收着。”
“不会是这墓主人的吧?”英子猜想道。
“不会,拿块红丝绸和一个耳骨扣放在这干什么。”
“可能对墓主人有特殊意义。”
胖子英子左一句右一句。

“不对,这不是我们上次来过的地方。”胡八一用手电照着罗盘,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至于啊,不会是见鬼了,我们是从上次那个入口进来的。”胖子环视一圈,确定是上次来的地方。
英子有点害怕,“胡大哥,王大哥,这不会有鬼吧?”
“什么鬼都是封建迷信,你们说新中国成立之后,哪个地方真有人见过鬼的,不够都是那些人编造出来吓人的玩意,就和小时候我去掏鸟蛋,我爷爷说我会被大鸟精抓走,你看我被抓……”
“你们俩怎么不说话。”

胡八一讲了一大通,终于觉得哪里不对劲,在对面英子和胖子错愕与惊讶的眼神中缓缓转过头去。
遇上大粽子了,倒霉。

要是和上次那个红犼一样难对付,几个人今天会交代在这也是不一定的。
“你来了。”
哟,还是个会说话的粽子。
穿着红衣倒不像陪葬的。

“谁?”胡八一皱眉,举着黑驴蹄子吼胖子,“胖子,你带英子先出去。”
“我不怕。”英子一手拉了一下胖子的衣袖,“我们不走。”
胖子攥紧拳头,大声喊道,“你过来我就扔炸药啊!”
立在不远处的红衣人放佛没听到他们说话,走近了几步。

“我的梦想他妈就要破灭了。”胖子端起枪,他身后的英子也快速反应,两人枪口齐齐对着红衣人。
“要是我们死在这,我可亏大……”
“胖子你闭嘴!”胡八一喝道,“先别开枪。”
“干嘛不开枪,待会他过来咬我们怎么办?”
胡八一举着黑驴蹄子,“你,你别过来啊,我们把你的东西都放这。”
他腾出一只手来,把红丝绸和那块小银子放在地上。
红衣人面容不似那红犼,长的倒是挺俊俏的。胡八一不适时的想。
但总觉得眼熟是怎么回事?
胡八一把东西放在地上的瞬间想了起来,“胖子。”
“怎,怎么了?”王凯旋端枪的手有点抖。

“我和你说过那个梦。”胡八一站直身,“我梦见的就是他。”
“你现在讲这个有用么?”亏胖子以为他有什么主意能让几个人逃出去 。
“他不是坏人。”
胖子此刻想把枪子儿嵌进胡八一脑子里,“他不会是个男狐狸精吧,把你胡大哥迷住了。”
这句话他是对着英子说的。

英子没回答他,但怕真是个狐狸精,“胡大哥,你把驴蹄子塞他嘴里,我们跑吧。”
胡八一越看越觉得红衣男子面容相熟,他把东西放了回去那人也没反应。
他这想法在脑子里刚成型,红衣人说话了,“你说要带我走的。”
“胡八一你个王八蛋,早就和这奇怪的东西认识了是不是?”王胖子心头一上一下,这是个粽子吗?

胡八一一时无言以对,斟酌了一会儿问,“我什么时候见过你?”
“很久之前。”红衣男子一双鹿眸眨也不眨看着他,“你瘦了。”
胡八一哪里瘦了?胖子想不明白,明明是他瘦了好不好?
胡八一被盯着瘆得慌,强撑着胆子说,“我不认识你,进了贵墓是我们冒犯了,麻烦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忘了这回事。”
他转身拉上英子就跑,胖子立即收了枪跟上。

几个人跑到墓穴外面,都已经沾了一身的灰。
“那可是个肉粽子,就是瘆人。”胖子虽然没遭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手还是一抖一抖的。
英子喘着气问,“肉,肉粽是什么?”
“肉粽子就是说尸体上头值钱的东西多。”胖子正愁没地方卖弄,“你看我们上次遇见那个高高大大的红毛僵尸,它就不是肉粽,这次这个身上有金冠长剑,还有玉佩。”
“他会不会追上来?”英子又问。
“我的妈呀,他怎么出来的!”胖子一抬头就看到那个红衣男子,手急忙忙去包里掏大宝贝——手榴弹。

“跑啊!”胡八一管不了这粽子怎么跟上他们,解开树上的缰绳准备上马。
英子的猎犬狂吠起来,不过不是对着红衣人,是冲着三人的马。
几只猎犬围着马,几匹马一时之间跑不快,胖子抓抓自己的卷毛,放弃了用鞭子赶马。

胖子觉得自己后来可能是晕了过去,不然他怎么就死也想不起来,他们为什么把肉粽子带回来了。
英子招呼他们,一边烤肉,顺手给胖子递了一根钎子。
胖子放开了捧着圆脸的手,“你说,他们俩不会早就认识吧?”
“对我们没威胁就好。”英子比胖子想得开,“带回来就多了一张嘴,没带回来我们三个的命都不知道去哪找。”
“你说他怎么和那个粽子沟通的?”

英子对这句话不理解,“他叫萧景琰,不叫粽子。”
“你护着他干嘛?”胖子更不解,“不就是个有名字的粽子嘛。”
“他会说话,胡大哥也会说话,就是这么沟通的。”
“大妹子你可太偏心了。”胖子佯作伤心,说着给钎子串上几块肥瘦相间的肉块。
“那个景琰不是说了,把剑给我们,这次你和胡大哥不亏。”
胖子点点头,“他那剑铁定值个几万。”
“胖子哥你准备拿到钱做什么?牛心山现在电有,路也有,不缺啥了。”

“实现我的梦想。”
“梦想?”
“我呀……”胖子故弄玄虚拖长了声调,“准备攒钱娶个媳妇儿。”
“是吗?”英子笑起来,“以后嫂子一定要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这不是,只是个想法。”
“我相信你能找着媳妇儿的。”英子撒了点盐巴在肉上,往胡八一和萧景琰的方向喊,“胡大哥你带他过来吃肉吧!”
“我怎么听着你这话里有话?”
“没有。”英子把钎子摇了一下,“只不过你可能,比胡大哥更晚找着媳妇儿而已。”
“为什么啊?”胖子不服气了,“妹子你眼光有问题。”
胡八一带着散着长发的萧景琰过来,萧景琰跟着他坐下。
“你们在说什么?”胡八一问。
“说他的梦想。”英子毫不犹豫出卖了胖子。
“长进了。”胡八一摸上萧景琰的长发,怕他吃饭不方便。
王胖子看着胡八一给萧景琰束发,撇了撇嘴,夸他都不正眼看他,没诚意。

这个肉粽子,怕是要缠上胡八一了。

评论(1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