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楼诚,季更小王子,说坑就坑 圈·地·自·萌

【胡靖】【蔺靖】老物件

取名废又一次来碰瓷了,反正我也想不出什么好题目。

强行扣题,私设如山,昨天六十分的一点后续。

关键词:老物件

 @楼诚深夜60分 感谢主页君(∗ᵒ̶̶̷̀ω˂̶́∗)੭₎₎̊₊♡




大金牙慢悠悠喝了口热茶,老神在在的样子让胖子有些拿不定主意。

“这东西不值钱吗?”胖子有些慌,心脏在胸腔里快蹦出来。

“值钱呀。”大金牙盖上茶碗盖,“我在想要出多少钱呢,这物件儿可不得了。”

胖子笑得合不拢嘴,“这剑是陪葬的东西,我就说不能不值钱。”

“你看,这剑铸造技艺精湛,剑型仿的秦造,嵌青玉,剑鞘勾金纹,又有龙纹剑柄。”

胖子的眼神随着大金牙的的话走,一路从剑身剑鞘看到剑柄,制作精细是没得说。

“就是没开刃。”大金牙嘴里那颗金牙闪到了胖子的眼睛,同样是笑得合不拢嘴,“是特意为陪葬铸造,没见过血。”

“没见血的不值钱?”

胡八一给王胖子脑袋上来了一下,“整天想着钱钱钱。”

“都说过值钱了,这样吧,三万。”金爷束起三根指头。

“三万?”胖子掰着手指头,掰了整整五下。

“美金。”大金牙又说。

“不行,老胡,我要晕过去了……”胖子把手臂伸到胡八一面前,“你快掐掐我。”

胡八一不客气地拧胖子手臂上的肉,收获了一声惨叫。

“啊啊啊!没让你真掐!”


“这次可比跟着考古队差点丢命好。”胖子用手肘戳胡八一,“这下有钱养那个肉粽子了。”

名副其实的肉粽子。


“本来就是人家的剑。”胡八一示意他收敛一点,从口袋里取出来那块红丝绸和银制耳骨扣。

“金爷,劳烦你看看这两个东西。”

大金牙拿着他贵气十足的珐琅掐丝放大镜,眯着眼细看,“这块丝绸不是藏宝图呀?”

“谁说过这是藏宝图了。”胡八一把耳骨扣推过去让他看,“就是想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丝绸没什么特别,以前有军队,打仗了有系红色领巾区分敌我的。我估计就是这用途。”

“不过这条是丝质,要领导才戴得起,将军前锋有军衔有威望那种。”

“那这颗小银子呢?”

“是个老物件儿,但就更普通了,以前有爱美的男子,带个这东西正常。”

“啊?”胖子从桌上捡起那个耳骨扣,“还是个男的的东西啊?”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大金牙把宝贝放大镜放到檀木盒里,“男的这么就不许戴这东西了。”

“钱我明天取给你们,今个儿你们赏我个脸儿,哥哥请你们吃涮羊肉。”大金牙的金牙和戒指闪耀着金钱的光。

“好啊!”胖子一听到吃就来劲。

胡八一把两个老物件揣进荷包里,摇摇头,“今天就不用了,不想吃肉。”

胖子对他的想法感到震惊,“有肉吃你还不满意……”

“家里头还有些东西要收拾。”胡八一拍拍胖子的肩,“你和金爷一块去吧。”

“随你随你。”胖子知道他急着回去供那个肉粽子。

胡八一前脚出门,胖子后脚拉着大金牙往外边走,悄悄问他,“古墓里捞出来的粽子值钱吗?”


胡八一买了袋沙窝萝卜回去给萧景琰吃。

萧景琰坐在院子里,直着身子吃隔壁大婶送过来的东北粘团子,仪式感极强。

胡八一进院子时,他又一口吃掉一个团子,看见胡八一后微笑起来,低着头不说话。

胡八一坐在他面前,问他,“你吃萝卜吗?”

萧景琰点点头,把一个团子送到胡八一嘴边,“吃。”

胡八一愣了一会儿,张嘴吞了,黏黏糯糯的谷物在唾液淀粉酶的作用下慢慢变甜。

“你瘦了,多吃点。”萧景琰很认真的看着他吃掉那个团子。

胡八一张嘴想说自己不胖,想了想又闭嘴。

他给萧景琰洗了个萝卜,沙窝萝卜生吃甜而脆,正好把口腔里挥之不去的不清爽感冲去。

“你吃羊肉吗?”胡八一几乎是一字一句,生怕萧景琰听不懂。

萧景琰点头。

“我带你去吃涮羊肉。”胡八一指着萧景琰身上的衣服,“你把衣服换了,这样出去不行,我带你去买新的。”

“那要穿什么出去?”

“你穿我的衣服。”胡八一把萧景琰拉进屋,翻出几身自己的衣服来。

“你要穿哪件儿?”

萧景琰犹豫不定,选不出来。

胡八一突然想起来萧景琰的东西还在他身上,掏出红丝绸和耳骨扣,“对了,这些,你的,还给你。”

萧景琰接过东西,像想到了什么,低着头又不出声。

“怎么了?”

过了一会儿,胡八一猜到可能是萧景琰对选衣服很这件事为难。

“挑不出来我帮你选。”胡八一把萧景琰从座位上拉起来,随手拿了身海军衫和牛仔外套。

“会穿吗?”

胡八一看萧景琰那样子估计他也不会,于是直接去拉萧景琰的腰带,“你先脱了,我告诉你怎么穿。”

萧景琰反射性阻止,碰到他的手。

这小祖宗手真凉。

胡八一意识到自己唐突了,扒另一个男人衣服算怎么回事。

“你自己脱……”

胡八一退了出去,让萧景琰自己换衣服。

萧景琰还不傻,套过来套过去竟也将一身衣服穿好了,胡八一觉得他换过衣服之后精神了不少,打算待会给他买时下最流行的皮衣和蛤蟆镜。



“这家的羊肉不腥少膻气,肉也新鲜。”胡八一说着给萧景琰涮了好几片。

萧景琰束起了一头长发,现在大城市小地方都流行男士长发,在人群里倒不显得突兀。

只是,这长发比别人的稍长了一点。

胡八一盯着萧景琰吃下一片肉,趁他嚼的当口问,“好吃吗?”

萧景琰从小到大受到的礼仪教育让他没办法边说话边吃东西,又忽略不掉胡八一的问题。

他细细慢慢嚼完肉之后放下筷子才说,“好吃。”

“你怎么这么斯文呢?”胡八一捞几片肉放萧景琰碗里,“好吃就多吃点。”


饭后胡八一拖着萧景琰逛街消食儿,萧景琰不愿意在服装店里试衣服,胡八一拿他没办法,买了几身衣服带他回去。


他们俩刚回院子,院子里的另一户人送了自家做的糖葫芦和果脯过来。

胡八一直觉是这家的女孩子看上萧景琰了。他和胖子住这三月有余,怎么以前从没送过甜食来。

他道过谢和萧景琰一起进屋,门帘挡住了女孩子黏在萧景琰身上的眼神。

“你以后别老和那家女孩子说话。”

“为什么?”

“我怕她是看上你了,你一个粽……”

“我是说你一个旧社会的人,不太懂现在的姑娘想些什么,小心被骗。”

“知道了。”

萧景琰语罢静默许久。

胡八一收拾了一下屋子,正要问萧景琰要不要去洗澡。

萧景琰没等他说话,从床头摸出那个耳骨扣,放在掌心递到胡八一眼前,“这个还给你。”





其实就是想让你们看看金爷的珐琅掐丝放大镜。




评论(1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