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楼诚,季更小王子,说坑就坑 圈·地·自·萌

【k莫】叔叔,对不起(一辆车)

其实还没写到我想的梗,自己认为ooc又重口的一段肉删了,老夫老夫的日常,凑合看。




“ko,ko,啊……”

“快点,快点,要流下来了……”


ko拿了毛巾擦上他额头,堵住他的催促。

“差点就流到我眼睛里了。”郝眉感觉到他的动作才睁开眼,洗发水万一流进眼睛里可不是一般的辣眼睛。

ko捋一把他的头发,“刚才叫你别这么急。”

“我洗完澡要吃饭,还要上游戏啊。”郝眉毫无悔意,“反正有你在这帮我。”

ko摇了摇头,抿紧双唇浅笑着关了花洒,用浴巾包住他,“自己擦。”

郝眉点头,接住浴巾遮住身体,自己随手从毛巾架上拿了块毛巾擦头发。

他的眼睛又黑又亮,擦着头发不忘盯着ko。

ko有些不自在的看看身上,刚才郝眉在浴室喊他,他身上的围裙都没来得及脱下跑了进来,衣裤通通湿了一片。

“我换身衣服,你去吃饭。”ko说着解开围裙,避开他奇怪的眼神。

“ko你不是害羞了吧?”郝眉坏心眼地掀开浴巾,全身无遮拦的站在他面前,也没自觉自己脸都红了。

“你看看我最近哪里还需要锻炼?”郝眉对自己健身的结果十分满意,身上那块小肚子慢慢消了下去,有了肌肉的形状。

“穿衣服。”

“你说啊!”郝眉故意在ko裸露的手臂上蹭了几下,“我好继续锻炼。”

“哪都很好。”ko拿浴巾重新包在他肩头,认真严肃,“饭菜要冷了。”

郝眉没办法,撅着嘴出了浴室。

切,硬都硬了,还嘴硬。


今天的伙食很是不错,都是他喜欢的菜。

郝眉看着盘里一只死的凄惨的蟹,突然拍上自己的脑袋。冲着房间喊,“ko,妈说要什么时候回去来着?”

ko边扣衬衣边走出来,“这个月十号。”

“今天不是八号吗?”郝眉拿出手机来看日历,“宜嫁娶,乔迁,这都是什么……”

他翻到自己的备注,这个月10号是郝妈妈定的家庭聚餐日,星期六,无论如何是要腾出来的。

郝眉嘴馋,微微许诺要送他一个阳澄湖大闸蟹顶级礼盒,他忙不迭答应了替她和老三照顾几天琮琮的请求。

照老三和肖夫人的回顾二人世界旅行计划,明天琮琮就归他和ko照顾了。

“琮琮怎么办啊?”

“带回家,爸妈不会有意见。”ko提出建议,如今他喊郝爸爸郝妈妈顺口的跟喊自己的父母一样,毫无心理障碍 。

“也只能这样了。”郝眉放下手机拿了根蟹腿,“希望那小家伙不要找麻烦。”

“又不洗手。”

“碰了下手机而已,我手是干净的。”


“ko叔叔,美人哥哥!”琮琮抱着喝水的小壶,叫的响亮。

郝眉来不及捂住琮琮的嘴,心想这还不如你直接喊我干爹呢。

ko垂下眼睛,装作无意的抱起琮琮,低声道,“美人哥哥?”

郝眉索性把孩子抢了过来,“琮琮,以后不许这么叫了。”

“为什么啊?”琮琮把小水壶挂到郝眉脖子上,一咕噜抱住,“明明是你让我这样的,怕叔叔生气?”

郝眉气绝,这不是早就达成协议了。他可是牺牲了两大罐曲奇小饼干,这才让琮琮答应在ko面前喊他叔叔,ko不在时喊他哥哥的。

ko虽然面瘫,对着孩子还是和颜悦色,给他塞了块他最喜欢的小花生饼干,“明天和叔叔一起去哥哥家怎么样?”

他的“哥哥”二字重读,郝眉心里头哆嗦了一下,完了,自己又要叫某个不要脸的人“叔叔”了。

自从第一次他凭借这张娃娃脸哄骗琮琮喊他“哥哥”被ko发现,他已经带着这种羞耻的称呼在不可描述的地方被不可描述了好几次了。

“好啊。”琮琮啵上他的脸,“终于不用每天在家被秀恩爱了。”

琮琮你才几岁……为什么会知道秀恩爱这种词。

郝眉拍拍他的小屁股,“爸爸妈妈感情好,才能给琮琮生小妹妹。”

琮琮吃完小饼干,双手捂住眼睛,“噫,哥哥你知不知羞的。”

这小子到底在害羞什么?

琮琮调整好表情,看着郝眉,欲言又止的撇过头去,“噫,叔叔你知不知羞的。”


一句话不用说两遍好吗!

郝眉气鼓鼓把他放在沙发上,“琮琮,你的行李都带来了吧?”

琮琮点头,“全副武装。”

“那好,琮琮中午想吃什么?让ko叔叔给你做。”郝眉拿下脖子上挂的水壶,半蹲在地上问他。

琮琮扳着小指头,“糖醋排骨,红烧肉,芙蓉汤,蛋挞,菠萝派……”

郝眉猛的扭头,凶巴巴看着ko,“都记下来了?”

“嗯。”

“糖醋排骨多做一点,我也要吃。”

“嗯。”


ko把烤好的蛋挞拿给琮琮,对盯着琮琮的郝眉微笑,“去卧室。”

“不去。”郝眉一脸戒备,蹿上沙发抱住琮琮,“大白天去卧室做什么?”

琮琮呼呼对着蛋挞吹气,猛然被抱住有些懵,幽怨道:“小孩子的零食不能抢……”

你沙尘暴一般的爹妈到底教了你些什么?

郝眉气愤:我这样眉清目秀和蔼可亲,哪里像要抢你的零食了?


琮琮才不管他对自己的蛋挞有觊觎之心,紧紧守护着它们。


“那晚上再聊。”ko保持微笑的表情揉揉琮琮的头发,和他打着商量,“琮琮晚上一个人睡怎么样?”

“不行!”郝眉把琮琮抱得更紧,“你去书房的小床上睡,琮琮是客人,要和我一起。”

琮琮不明所以,咬了一口香喷喷的蛋挞,“妈妈说了要独立,但看在你们对我这么好的份上,还是你们一起睡吧,小床我可以接受的。”

“现在不是你发表意见的时候。”郝眉抓住琮琮在塞东西的手臂,“琮琮,你要坚持和我一起睡。”

“琮琮想不想吃蔓越莓曲奇饼?”ko适时抛出食物诱惑。

“想!”琮琮听到这个眼睛都亮了,“ko叔叔可以多放些蔓越莓吗?”

“当然。”

“那我要一个人睡!”


郝眉一瞬间塌下脸,“为了饼干你就抛弃我,不爱你了。”

琮琮油乎乎带着奶香味的嘴唇印在他脸颊上,“我还是爱着叔叔的,么么。”


琮琮已经过了睡觉需要哄的年纪,在和两个大人玩了一会儿游戏后早早爬上了书房的床。


郝眉在浴室里洗澡,脑子里黑白两个小人交战。

小黑眉竖着恶魔角叫嚣:凭什么要先示好,凭什么要承认错误,郝小眉会是一个好哥哥!

小白眉头顶的光圈发亮反驳:让琮琮叫ko叔叔,叫郝小眉哥哥,不就是把ko叫老了?ko会生气也是自然的!

小黑眉和小白眉两个对立的恶魔和天使一言不合打了起来,身上的袍子撕的稀烂,只穿着内裤要郝眉来评理。

郝眉这才回过神,自暴自弃的想,算了,还是他主动承认错误好了,免得明天爬不起来。

他打定主意。

ko在他之后洗澡,从浴室里走出来就看见郝眉屁股挨着小腿,可怜巴巴跪在床上。

他没敢直视ko,等那人气息渐近,低着头老实的道歉,“叔叔对不起。”

ko抬起他的脸,扮演起冷面家长的角色,“和你说过多少次了?”

“是我不对。”郝眉脸色不佳,一点不服软,嘴上敷衍嫌疑更大,“ko叔叔你饶过我,琮琮还在隔壁,要注意孩子的身心健康。”

仗着有琮琮在,他的道歉道的一点诚意没有。

ko果断摁着他肩膀把人压在被子上,底下已然昂扬的物体摩擦到郝眉的小腹部位。

“眉眉。”

“嗯。”郝眉抵着他的胸膛,不自在地挪了一下上身,“这样叫好肉麻。”

“待会你叫小声点。”

“你想做什么?”得知他目的的郝眉弓起腰,别开头让自己远离那道炙热的目光,“万一吵醒琮琮了……”

“唔……”

ko离开他的唇瓣,“小孩子睡的沉。”

“还是算了吧?叔叔……”郝眉瘪起嘴又将头扭回来,放低了姿态,“我用手帮你。”


三轮车在这☞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65359677285707




评论(7)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