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楼诚,季更小王子,说坑就坑 圈·地·自·萌

【庄季】[伪]陈绍聪的场合

warning:ooc,瞎写的,全是bug。

我是陈绍聪,没错,就是我市嘉林医科大学附属仁合医院急诊科最帅的那位。

且不说我院是先进的三甲单位,光我们急诊,就算仁合是个县里的小医院,每天每天各种事一样又多又杂。

今天呢,又有个来医闹的,闹的原因也是奇葩哈,非得说我拿个听诊器往女患者胸前按是性骚扰。

你说我有什么办法,我按的根本不是胸啊大哥,那是胸骨上窝和第1、2胸椎。

大兄弟,你真的不考虑是因为你女朋友胸下垂?

闹就闹吧,女朋友突发疾病你急的上火我稍微能理解,但你觉得我性骚扰了你可以去医务处投诉或者找我上面的领导反映,医院都有监控,我要真性骚扰了我也跑不了不是。可这傻大个非得揍我。

我的天,即使我是我们急诊最帅气+年轻+力壮的男医生,但你揍我有什么用?你女朋友搁那躺着,要不是陆晨曦趁着你追着我打的当口跑过去救人,你这就是耽误了你女朋友的生命。

幸亏有个小伙子见义勇为,我跑到急诊大厅的时候,那傻大个追在我后面,抓了几个止血钳镊子之类的准备敲我,忽的一个黑影在我眼前晃了一下,先钳着傻大个的上臂,直冲他胸大肌一拳,之后直接把人撂翻了。

帅!

可真是个汉子,如此利落的过肩摔好久不见了。

我瞧着摔在地上的傻大个,看他有爬起来报复我的趋势,赶紧躲到黑影后边,“你,你别动手啊!这那么多人看着呢!”

黑影,不,这位英雄救英雄的小伙子,声音挺低沉,说话不大声但是特有震慑力,“放心,我是警察。”

“警察叔叔。”我顾不上他和我的年龄差,赶紧抱大腿,“这人医闹,我先打个电话叫保安,你帮我看着点。”

他还没应承下来,杨羽不知道从哪冲了出来,她拿个针管对着傻大个,不晓得是不是要给他来一针镇定剂。

结果傻大个一见针管,啪,晕过去了。

早知道你晕针,我还不顾形象的跑什么跑。

我向杨羽同志表达了衷心的感谢,她白了我一眼,突然瞪着眼睛惊叫,“你,你怎么还站着呀!”

我不知道杨羽说的是我还是那个救我的警察。

我只知道这位英雄脸色发白,左胸前有个伤口往外冒着血。

救护车做什么用的!担架做什么用的!急救推床做什么用的!

我内心刮起十八级暴风,杨羽赶紧找了陆晨曦过来,几个人七手八脚把前几秒刚晕过去的警察抬到病床上。

陆晨曦赶紧指挥我查看心跳血压等等数据,自己打电话要求放射科给插个队拍片。

庄大夫把片儿放在灯箱上,要求陆晨曦和他一块制定手术方案。

英雄是隔壁市的警察,今天过来抓犯罪嫌疑人,人抓到了,自己被捅了一刀,因为派到我市的人手不够,身上又没手机叫救护车,于是相当淡定的自己开车来到医院。

我后来才知道这位警官的单手侧方位倒库停车技巧那是一流的。

我当然管不了胸外的手术,手术方案是曾经的胸外一把刀陆晨曦定的,上手术的却只有现在的胸外一把刀庄恕一个,没有“双管齐下”,情况大概挺乐观。

我托陆晨曦去问庄大夫,庄大夫说伤口的位置还不错,没挨着大动脉没挨着重要脏器,手术很成功,那位警官住院休养便好。

为了表示我对这位季白警官的感谢,我斥巨资买了一个果篮送到他病房。

我去的时候季警官麻醉没过劲,还没醒,他的同事没来,周围两个床的病人在休息,静悄悄的。

我有点方,决定先回急诊,等这位警察醒过来再说。

我出病房的时候遇见了庄大夫,见我一脸惊讶,他竖了根手指在嘴唇上,示意我别说话。

我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这里,不过我急诊那有工作,没再逗留。

这直接,当然也可能是间接啊,导致我错过了一个大大大八卦。

等我第二天买了个老鸭汤去慰问季警官,杨羽拉着我不放,“唉,你别去了。”

“怎么了?”

“庄大夫,现在在季警官病房里。”

“他去那干嘛?”

“不知道。不过看样子,庄大夫和那位警察应该认识。”

“认识就认识呗,季警官救了我,我亲口道个谢,就算庄大夫在那也不耽误啊。”

“不是。”杨羽把我的白大褂拽得更紧,“他们俩,好像有点感情纠葛。”

“什么?!”我一下来了劲,“是不是庄大夫与那季白警官是情敌啊?”

“去你的。”杨羽啐了一口,“我看他们俩绝对不是情敌。”

“那是什么?”

“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你就别说了。”

“反正你现在别去打扰他们两个。”

“好好好。”

我答应杨羽不去碍事,于是老鸭汤只能和她分了喝了,打算等下班回家直接问庄大夫。

庄大夫心情甚好,一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给我和陆晨曦包饺子。

我挑食,不爱韭菜馅的,他竟然还特意去超市买了芹菜,玉米粒和香菇。

感动,庄大夫太贤惠了。

期间我提了一下要给见义勇为的季白警官送老鸭汤的事,庄恕竟然十分严肃的告诉我,作为一个学医的,我应该知道汤里没有什么有助于患者康复的营养。

我还能说什么?

庄爸爸你管的太多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听到护士站的几个小护士聊天,说胸外那个可帅的庄大夫大早上就去了那个可帅的警察的病房,看样子两个人早认识了。

一个胸外科的护士更是兴奋的抖落自己知道的“内幕”。

“我给季警官隔壁床的那位换输液瓶的时候,看见庄大夫给他看镇痛泵,还很温柔的问他刀口疼不疼。”

“那真是很贴心呀。”

“要是庄大夫这么问我就好了。”

“但是,季警官十分不领情,闹别扭一样躺着没回话。”

“怎么这样啊?”

“对啊,庄大夫人这么好。”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是庄大夫后来劝季警官,不许他拔针头带伤出院去审犯人。”

“带伤审犯人,也太敬业了吧!”

“庄医生说的对,怎么能让伤员去搞审讯,人家因公受伤单位也不知道体谅一下。”

“所以说啊,警察和医生一样惨。”

护士们七嘴八舌,我就听了个大概,护士长一声吼,大家该干嘛干嘛去了。

陆晨曦也不是个藏得住秘密的人,当晚约我出去吃炒面。

“老庄和那个季警官肯定有一腿。”

她一开口就把我吓了一跳。

我跟地下党接头似的凑过去,“有证据吗?”

“他们俩之前就认识,虽然我还没打听到他们怎么认识的。”

“切。”我咽咽口水,炒面真香,还加了两个煎蛋。

“这算什么证据,你别想太多。”

“什么想太多啊?”陆晨曦一脸不可置信,“本来我受人之托去要季警官的微信号,结果你猜我看见了什么?”

“要说说,不说我吃面了啊!”我最不喜欢这种故弄玄虚吊胃口的。

“那执手相看泪眼啊!”

“还哭了?”我疑惑。

“夸张的说法。”陆晨曦拆了一次性筷子的包装,信誓旦旦地说,“季警官隔壁床的病人不在,我站在病房外面看的清清楚楚,他们俩手牵一起的。”

两个大男人,手牵在一起,确实不一般呐。

陆晨曦又要说什么,突然手机来了提示音。

她手指一滑,进入微信页面,我一瞄,哟,庄大夫的信息。

“看看看!”她激动的把手机转了个方向,“老庄问我能不能带季白警官住家里来。”

“他那刀口没愈合呢,不住医院?”

“看清楚,说的是三天之后,提前征求我这个房东的意见。”

我还记得上次陆晨曦与庄恕同床不共枕的事儿,听墙角都没听出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照他这意思,要是季警官和我们一块住,那肯定要和庄大夫一起睡啊!”

陆晨曦的筷子卷着面条,思考了一番,“病人不能睡沙发,你说我是同意季警官来我家睡呢,还是不同意的好。”

“当然同意啊!”我从来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晨曦你这么善良一人儿是吧。”

陆晨曦的手指在下巴摩挲了几把,郑重的点头,“好。”

季警官住到陆晨曦这的第一天,我被残忍的房东打发去探军情。

“不去就涨房租,下个月开始涨!”

“我去去去!”

真服了这姑奶奶。

我们晚上一块吃了顿饭,陆晨曦连最喜欢的电视综艺节目都没看,相当正经的回了房间。

我坐在沙发上吃薯片,庄大夫要去洗澡,季警官也要去洗澡。

哦,两个人要一起洗澡吗?

我嚼着薯片,感觉自己思想太肮脏。

因为季警官下一秒就问我,“陈大夫,外面这个浴室,你要用吗?”

“哦哦。”我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蹦起来,本能的回复,“你用你用,记得你那创口要避开……”

庄大夫这眼神怎么回事儿,又不是我打算和季警官一块洗澡。

我不死心在老庄杀人般的注视下补全了一句话,“记得避开水。”

庄大夫和季警官占着屋子里俩浴室同步洗澡,我扒着庄大夫的卧室门,想从中看出点门道来。

今晚一起睡,嗯,只有一床被子,枕头都是灰色的,庄大夫的。

警校出来的就是不一样,洗澡几分钟搞定。

我假装不看他们,实际上想好了对策。

估摸着他们俩都躺床上,我拿出影帝级别的演技去敲门。

“庄大夫。”

竟然是季警官来开的门。

“有事?”

我摆出严肃的表情,“明天庄大夫有个手术我能去观察学习吗?扬院长说要开摄像做视像教学记录那个……”

糟了,我一时想不起来是气胸那位还是淋巴瘤那位。

“可以。”庄大夫坐在床上对着我微笑。

“还有其他的……”季警官也回以我微笑。

“没了没了。”我猛然一笑,笑到脸抽。

季警官一脸冷漠关上卧室门。

等一等。

刚才庄大夫是不是揪着他的被子……

地上还扔了一条裤子……

谁的裤子?我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

评论(18)
热度(360)